隨風而去

星期三, 6月 07, 2006

沙巴的爭艷鬥麗

本人不是很喜歡花朵,但拍攝花朵卻蠻有趣的。


未開的花不算是朵花













笑看風雲變幻時

二零零六年五月至六月間,在東馬看雲彩。


烏雲蓋保佛鎮頂


雨后的金色雲彩一


雨后的金色雲彩二


雨后的金色雲彩三


保佛鎮火車站的睛空


南中國海的金色夕陽


天邊一堆雲


海邊道路伴晚霞


清晨遠方剛睡醒的雲一


清晨遠方剛睡醒的雲二


神山腰遇見風起雲湧


讓晚風再次輕輕吹送了的落霞

星期二, 5月 23, 2006

雜相一堆

上傳相片到Blog有點問題,直接上傳jpeg照太大了,經過Photoshop用指令Save for web來optimized照片又會令色彩沖淡了很多,所以每次都要把照片調至很刺眼的艷麗,才用指令Save for web"碰"出接近原本的色彩,真是"下下靠采",煩惱。

樓下的蕉樹,調成理想的青綠色,但經過Photoshop用指令Save for web,青綠色又換成不理想的枯黃綠了...


趣怪的樹,加偏光鏡才得到這麼一片藍天。


從七樓的高度用300mm的鏡頭拍正在工作的印度老兄,300mm時的光圈全開只有5.6F,陽光又不強,只有調高感光度。原本的概念是"萬綠叢中一點紅",可是他的白衣也太突出了,如果是"萬綠叢中一點紅白"... 會不會勉強了一點?... 殘念...


300mm可以制造很好的壓逼感。到底情況是正离子破壞負离子還是負离子包圍了正离子?


頭重腳輕的構圖,鳥兒的姿態也不美,就當是反面教材好了。


拍白花一定得調暗一級曝光,不然花朵的細節全沒了,最好用RAW格式,小白花只有1.5cm的闊度,用上300mm才有的微距1:2拍攝,光圈只有5.6F,光圈全開景深又小了,手抖到不行,背景亂成一團,拍的好累。

星期一, 5月 15, 2006

那個星期五我在動物園燒卡


10mm的鏡頭帶來的透視,充滿空間感。


縱橫交錯的樹技,亂中帶序的美感。


肥佬捕羊,火雀在後。


藏在一二角的傻牛


猴子戲水


"懶係"好有藝術咁!供遊客休息,坐坐。


無名果


一秒三格的追風捕鶴。

星期六, 5月 13, 2006

獸眼看世界


大笨象去跳舞,馬嬲仔去索油...


恐怖的山豬眼神


巨龍巨龍妳擦亮眼,永永遠遠的擦亮眼...


略帶微笑的憂屈眼神


別人笑我傻,我笑別人太瘋顛。

星期一, 5月 08, 2006

又一個星期天

入手了DSLR後,一直想去什麼地方拍拍照,但就是沒這樣的美國時間,所以還是只放一些家附近拍的景物。


提早和母親吃飯,當是慶祝母親節,母親不太喜歡大魚大肉,卻很喜歡西餐,在有冷氣的快餐廳和她閒聊了一個下午,她特開心。


同根生


竹廉


斜陽浮雲

星期一, 4月 24, 2006

星期日的晨與昏

星期天早上,無意間來到了Petaling Street,不經意的步行至此地。


朋友,沒進錯廟吧?印度廟在對面喎!•Nikon D70s•Nikkor18-70mm•70mm•1/45sec•F4.5•ISO200


廟宇的清晨•Nikon D70s•Nikkor18-70mm•18mm•1/125sec•F5.6•ISO200


煙火世代相傅•Nikon D70s•Nikkor18-70mm•40mm•1/45sec•F4.5•ISO200

星期日的傍晚,陽臺外的美麗景色,匆匆忙忙拍下了這一刻,真是夕陽無限好,只是近黃昏,美麗的夕陽令人也醉了。

滿城盡帶黃金臉•Nikon D70s•Nikkor18-70mm•70mm•1/180sec•F6.7•ISO200

關於我自己

我的相片
吾心信其可行,則雖移山填海之難,終有成功之日,吾心信其不可行,則雖反掌折枝之易,亦無收效之期也 ~~~ 孫中山